欢迎光临企业官网建站网站,提供自助建设系统平台服务

企业官网建站

专业为公司品牌推广建设网站

我们来到了珠峰大本营

作者:jcmp 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21-05-05      浏览量:0
文/蛮子01大多数人以为到了拉萨就算去过

文/蛮子

01

大多数人以为到了拉萨就算去过西藏,其实西藏还有很多神秘又令人向往的地方,珠峰大本营就是其中一个。

珠峰大本营是我特意选定的景点。据说那里是普通人能够到达的离天空最近的地方,据说那里可以近距离一睹珠穆拉玛峰雄伟壮观的真容,据说夜晚在那里看星空银河超级美丽震撼,据说那里的日照金山奇观能给人带来好运……

我一路极力给同伴介绍从网上攻略来的珠峰大本营的各种美景,只是回避不提海拔问题,唯恐他们因为顾虑高反而放弃这个行程。

在结束了拉萨周边的旅程后,我们终于如愿向珠峰大本营进发。

02

临行前,我们的司机兼向导带我们订购氧气,原以为是空气清新剂那样的小筒,没想到摆在我们面前的是氧焊用的高达一米的铁皮气罐。

听司机说大本营海拔5200米,在拉萨就高反的同伴小程心有余悸,开始反复跟司机讲条件,希望不要在大本营住宿,转一圈就回来。司机笑答:“单程400多公里,全是山路,不可能当天返回。”我赶紧指了指窗外的蓝天岔开话题,深怕他反悔大本营之行。

珠峰地处日喀则地区的定日县,需要在日喀则办理边防证。游客很多,手续相对繁琐,办公速度又慢,排队等待了两个小时还没有办好。

同行的老兄等得有些不耐烦,想到此行路途遥远,内心又顾虑同伴们身体能否吃得消,他突然打起了退堂鼓,开始向我嘀咕:要么咱们别去了吧,轻松地在附近的景点游游算了。

我怕他的提议得到其他同伴响应,赶紧悄声说服他:我们也许一辈子只来一次西藏,不到大本营会后悔一辈子。

他还是犹豫不决,担忧会受不了高反。我指了指办证队伍里的男男女女:你看这么多人,比咱们年龄大的、比咱们瘦弱的都有,人家都不怕,咱们有什么可怕的?

03

从日喀则到大本营没有高速公路,车多路险,全程限速。

商务车像蜗牛一样慢腾腾地在山间爬行,蓝天白云也慢悠悠地一路跟着我们。西藏的天空蓝的靓丽,蓝的彻底,西藏的云朵白的纯粹,白的奇特。云卷云舒间,呈现出千姿万态,似乎有意追逐我们这些远方的客人。

车子在山峰峡谷间绕来绕去,一座座山峰重峦叠嶂,有的挺拔屹立,有的绵延弯曲,有的怪石嶙峋,有的绿草茵茵,一重山刚走完又进入另一重山,似乎永远都走不出去。大家有些兴味索然,车里气氛也沉闷。

过了九十八道弯的一个山坡,眼前豁然开朗:一片开阔的草地上,阳光把五彩缤纷的经幡照得尤其鲜艳,几个藏民悠闲地坐在草地上放牧,远处是满山坡的牛羊。

司机看到沉闷的我们找到了兴奋点,急忙在一个合适的地方停了车让大家轻松一下。我们想跑过去撒个欢儿,奈何呼吸困难迈不动脚步,想象中的欢呼雀跃变成摇摇晃晃。

虽然与藏民语言不通,但他们异常友好和善。我们比划着与他们交流,他们乐意地与我们合影留念。

躺坐在草地上,高原的阳光无障碍地直射下来,却并不觉得热,很是舒服。突然一刻间,就想这么一直躺着,不用再往高处走。

04

海拔不断升高,路况也愈来愈差。进入峡谷,车子在半山腰上行走,旁边就是深渊。路面中时常出现落石,有些地段筑路工人正在清除,还没有被发现的地段,司机需要紧贴路边通过。我们紧张地抓住车把,一次次提醒司机注意安全。

在一段悬崖峭壁的公路上,司机放慢车速,连续鸣笛三下。我们正纳闷,他告诉我们,三年前,他的一个同事开着中巴车去大本营,忽然泥石流倾泻而下,同事反应很快,猛打方向,把车开到深两米的河里,自己和3名游客当场死亡,17名游客保全了下来。事后人们勘察分析,如果当时不往河里躲避,全车人都会被掩埋,正是他的机智减少了损失,却献出了自己年轻的生命!政府授予同事烈士称号,公司的司机每逢经过这里,都会鸣笛三下,以示永久的纪念。

海拔逐渐升高,空气越发稀薄,我们沿道路盘旋而上,一个一个的弯转得人头晕脑胀。车子翻越加吾拉山口,海拔5198米。这个海拔没有绿色,只有蓝的天、白的云、连绵起伏的的黄褐色的喜马拉雅山麓,还有窗外呼啸的山风。

车子行驶了七个多小时,同伴小刘坐得屁股发麻,只好抱住前面的靠背蹲在座位上。同伴小程早已不说话,喘着粗气,拿着氧气瓶一口一口地吸着。迎面陆续有急救车过来,把高反严重的游客紧急送往山下医院。小程见状,把氧气瓶抱得更紧了。

05

高原的天气说变就变,刚才还骄阳似火,转过山口就开始下雨了。司机怕我们沮丧,不断安慰我们说一定能赶上看珠峰日落。我们振作精神,满怀期待地继续前行。

赶到大本营,来不及安放行李,我就迫不及待地左右寻觅珠峰的影子。四面群山环绕,没有一点印迹能让我做出判断。向旁边的游人打听,他用手指了指前方。顺着其手指望去,只见远处两山间,有一小小的雪山尖被白云遮挡着剩下一小块,亮亮的。

远处的景色与我想象的日照金山的珠峰落日大相径庭,居然一点也不巍峨,一点也不高大,以至于旁边任何一座山峰都可以抢过它的风头。

为了能看到更清晰的珠峰,我们忘了高反,只顾朝前方奔去。谁料黄昏来得太快,我们越往前,那个亮光越朦胧,直至夜幕降临,无边的苍穹拉上了暗色的帷布。

06

沮丧地回到帐篷。帐篷为方型,除了留出一扇门,四边都架着床板,床铺上叠成方块的被子一个连着一个摆着,看样子一面墙上至少要睡七八个人。

一个中年妇女鼻孔插着氧气,脸色苍白地躺在墙角。两个穿着黄大衣的司机坐在对角有说有笑,吐槽着自己客人的高反表现。

帐篷中间放着一个大铁炉,茶壶的水开了,滋滋地冒着热气。炉台前支了两个小条桌,有游客扒在条桌上吃方便面,整个帐篷弥漫着泡面的味道。

青年藏民夫妇经营着一连三个帐篷,热情地招呼我们入驻。他们描述着珠峰晚上的星河如何璀璨,安慰我们:误了落日,也许能欣赏到晚上的星空,我马上又开心起来。

我们四个在一面床上依次躺下,司机把我们订的氧气罐搬了进来,帮我们一一调试好。床铺太短,腿伸不开,我们只能蜷曲着休息。

几个游客从外面进来,失望地抱怨着今晚的天气不给力,看来今晚与星空注定是无缘了。

我本就没有那么浪漫的心思,看不到星空也没有多大失落。心想今晚早点休息,明早还要早起看珠峰日出呢。

07

睡梦中,司机接连几次把我们一个个摇醒,听到我们回话后才放心地去睡。香甜的美梦被一次次打搅,当时还真觉得很烦。次日回返时他才告诉我们,深睡中高反容易发作,有的客人甚至停止呼吸。过去司机与客人不在一个帐篷住,现在为了安全考虑,大本营管委会要求每个司机随团住,负责监护自己的客人。看着司机因休息不好红肿的眼睛,我们还真觉得错怪了他。

半夜,帐篷唰唰地响,仔细一听,是下雨了,雨水敲打帐篷,发出滴答滴答的声响。帐篷内一片漆黑,大家都还睡着,我没有不适感,又无法起来,拉过氧气管插在鼻孔里,傻傻地睁着眼睛。

如果雨停不下来,也许连昨晚看到的珠峰影子都看不到了,我想着。

08

不知什么时候,听到帐篷外有说话声,也似乎听不到雨打帐篷声了。我赶紧穿好衣服钻出帐篷,天蒙蒙亮,雨基本停了,只是偶尔飘过的细雨丝让脸颊冰冰的。

我一人朝着珠峰的方向走去,前面三三两两也有人,都是想在第一时间看到珠峰的日出。

走到山坡的最前沿,禁止游客通过的提示牌挡住了我们的脚步,下面是从珠峰流出的汹涌波涛的冰川,只有专业登山队员有专门护送才可进入。这里有十多位游客,有的支起了长炮短筒,有的举着手机,都在耐心地盯着前方。

我目不转睛地注视着珠峰那个方向,泛出一小块白,渐渐有些变化,我拿出手机不停地拍着,记录日出的过程。

越想看到亮光,越是混沌模糊,我的双眼恨不得穿过云雾看到太阳,我的双手恨不得扒开云雾拥抱太阳。

这时,旁边几个游客的交谈声传了过来,典型的东北口音:这次又看不到日出了,我已经连续来过三年,明年还要再来。

我心有不甘地收回目光往帐篷驻地回返,发现地上满是被游客叠堆的玛尼堆。我情不自禁地也拾了几块堆上去。无关乎信仰,无关乎夙愿,也无关乎心情,只为记录我来过这个高度。

09

有人说,要想看到珠穆拉玛峰的天堂级美景,不仅要经过艰苦的跋涉,还要有极好的运气。

我们一行长途跋涉,忍受高反的痛苦,消耗两天的时间,来到珠峰大本营,没有看到珠穆拉玛峰的全貌,也没有看到日落、日出与夜晚的星空。

有人或许会为我们缺少天时的好运气而抱憾,但我并不以为然,我丝毫不后悔当初执意要来珠峰大本营的决定。

人生的每一段旅行,无非是去见识更多的世界,接受更高的挑战。当我们把心中神圣的向往变成踏足的现实,本身就是一种圆满和完成。

无论在这个高度有没有看到动人的风景,至少它是我人生的新高度,我来过了,我体验了,我感受了。从这个意义上,为此所走出的每一步都是值得的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