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企业官网建站网站,提供自助建设系统平台服务

企业官网建站

专业为公司品牌推广建设网站

宝盒

作者:jcmp 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21-05-10      浏览量:0
“人无癖不可与交,以其无深情也”,张岱如

“人无癖不可与交,以其无深情也”,张岱如是说。而我觉得,有一点小癖好,是生活的调剂,也是筑起自己小山河的一砖一瓦。

又或者,我只是为了抬高“收藏癖”的地位,所以借古人之口,冠一个名正言顺的理由。

1、宝盒01

大概是初二的时候,喜欢收集硬币,光洁崭新的一元、一角,还有金灿灿的五毛,没有年份的忌口,也没有币值的偏好,只求新求亮,就像乌鸦喜欢叼亮晶晶发光的东西,最后积满大大小小的玻璃罐、储蓄罐。到几年以后整理旧物发现它们时,这些仍旧锃光瓦亮的硬币,摸起来却隐隐有粗糙的手感,是久未流通的细微氧化囤积在上面的垢粒。而经年之后,已无法理解当年积攒这些的执着,便看破红尘一般清空了这些大肚容器,像散财童子把这些仿若死去的硬币都放生,流通到公交、菜市场上去,好像还能听见它们扑通扑通跳腾的声音。

硬币之外,还攒了一打车票。那个时候公交车还没有普及无人售票,上车后要先对售票员吼一嗓子目的地,她会根据区间收钱出票——麻利地用红色铅笔在票上刷拉一划,然后撕拉一声撕下薄薄小票。而我集的是连票,就是当自己不是一个人坐车时,和同伴的两张票就会有相连的编号,我对这个有偏执的好感;通常重叠撕下的两张票还会有相同的撕口,好像无形中有什么东西羁绊在一起。这一堆“财产”也在哪一年的清扫中全军覆没,但那几年可宝贝得很,常常清数整理,不厌其烦于打乱的票根中找到连号的小家伙,然后排排站,回忆这几张票背后的故事。印象很深的是,和“小男友”一起坐车的经历,扑面而来那个年纪的青涩,连喜欢都那么朦朦胧胧、欲拒还迎。还有一次是晚上从补习班出来,一大波同学一起闹嚷嚷坐上车,我把一溜连号的票都从他们的爪子里收到自己兜里;那种叽叽喳喳山大王一样“占领”公交车的感觉,想起来就忍不住嘴角上扬。

2、宝盒02

幸而不总在“辣手摧花”,还是留下了很多收藏盒的。今天翻了旧藏,潘多拉魔盒一般,藏着遗憾与美好,压箱底的是时光旧年,有魔力的是文字故纸堆。我把它们再梳理一遍,沥一沥滴滴答答心情的水。

和“小男友”甜如蜜的时候,送了他一盒精心挑选的硬币(虽说是“精心挑选”,但现在已完全想不起放了哪几枚、按什么规则选的)。要不是看见他回赠的铁盒,我都记不得还有这一桩傻气的事。盒子不常打开,也许因为承受不起连带冒泡的回忆。人民币换回了面值各异的欧分,送的时候哪里想过会有回礼,打开以后又哪里猜得到是这种意外之喜。年少时候的感情很纯粹、甘甜,你挠他一下,他舔你一下,就像两只小兽,凭直觉去喜欢。

还曾经听闻过同学的高中事迹,用大量回形针扭搭了一个型号不小的埃菲尔铁塔送暗恋的姑娘。长大以后,再也不会干这些蠢里蠢气的事情了,但又无比怀念,怀念沉睡在岁月流光里的他或是她,以及最最重要的,那个捧着一颗赤诚又笨拙的真心的那个自己。

后来台湾交换回来的同学赠了我两枚遗忘在钱夹里的台币,小铁盒又添了新成员。

3、宝盒03

大概是大一至大二前后,和高中时代的闺蜜保持通信,持续了一年左右的光景。

在夜深人静的台灯下写信,在短信说“已发信”开始的等待,电话里絮絮叨叨这次的信在路上多走了几天,跋涉到遥远的7幢投信,在文具店结账台前里顶着老板娘的目光挑挑拣拣好看的邮票,买可爱的动物系列的信封,信纸用带着学校logo的便笺本。

文字杂七杂八大概什么都有,偶尔开玩笑“等我以后成名了,你可以把这些信捐给XXX纪念馆,玻璃柜里注明‘作家XXX与友人信件’”。字体歪歪扭扭,但经常问“我的字有没有进步”或者破罐破摔“哎呀字太丑请直接屏蔽,专注内容”。爱占邮政的便宜,在大信封里装好多东西,值回邮票面值:她给我装过书签、千纸鹤、纸折星星、一套卡片、类似学生证的那种“荣誉证”。千纸鹤取出来压得扁扁的,扁得惨绝人寰;写满话的系列卡片,哭得我稀里哗啦。最大的冒险是我给她装小开本的记事本,沉甸甸忐忑地投进邮箱,祈祷邮差大发慈悲,最终平安在彼方落地。心意、爱意,两个中文系女生的浪漫。

还曾以为会写到地老天荒,如今各自曲折各自忙碌;想起高一初相识,恍然如梦,惊觉前尘隔海。但庆幸我们仍未走散,以后依然。